• 【北京永达庆玲车型报价】北京永达庆玲综合店车型价格 2019-10-15
  • 广州将首次曝光问题培训机构 2019-10-15
  • 提高合作水平 促进双赢发展 2019-10-12
  • 素靥青衣幽呈坎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2
  • 人民日报80后评论员为大学生讲改革40年 2019-10-10
  • 一张图告诉你:冬季取暖设备别“惹火” 注意这些安全隐患 2019-09-28
  • 【探秘】老子《道德经》的惊天学问源于何处? 2019-09-28
  • WeGame夏日大促开启:历史低价限时秒杀 折扣全攻略 2019-09-14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法国前政要:中国已成为促进世界和平的中坚力量 2019-09-14
  • 向“份子钱”开刀 广州的士再改革 2019-09-09
  • 【高清组图】新疆伊犁河谷万亩薰衣草争艳醉游人 2019-09-09
  •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连载四) 2019-08-29
  • 【15-20万】最新汽车报价 2019-08-29
  • 脸每天都洗,但你真的洗对了吗 2019-08-29
  • 喜过端午:纽约华侨华人包粽子诵《离骚》赛龙舟 2019-08-27
  • 七星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168-177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海南体彩app 被限制 www.hjwp.net 小说:重生之缠绵| 作者:寒笙歌| 类别:玄幻魔法

        第168章:雨薇身败名裂1

        更新时间:2014-2-1 0:59:31 本章字数:3205

        戚世微笑着将雨薇的手递到文勋风的手上,半是威胁地提点了句:“小风,小薇就交给你了,希望你好好对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彼淙凰杂贽辈⒉缓?,但是雨薇终归是他的孩子,他又岂是一点都不在意。

        文勋风再笨,也听得懂其中的意思,脸色微变,心里多少有些不愉快,但是一想到文家的继承权以及戚家的支持,他又很快的挂上一副“尊敬”的笑容,稍稍躬了躬身,故作认真地回应了句:“岳父大人,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小薇?!?br />
        雨薇抿着唇娇笑着,好不幸福。

        其实心里对此很是不屑,面上却是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趁着两个人打花枪的时候,余光有意无意地扫向今天的来宾。忽的,她的脸色变了变,瞳孔不自觉收缩了下,目光微沉,心里像是翻江倒海一般。不过,她向来能忍,只一瞬,她的脸上又挂起甜蜜的笑,就好像刚刚那个沉着脸的人并不是她。

        惜瞳毫不在意地与雨薇对视良久,自是没有错过她那一瞬的变化,唇角禁不住扬起,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眉眼微挑,她就知道,那两张请柬是文勋风背着雨薇送给他们的,所以他们才会答应得那么的爽快,呵呵,看来效果不错燧。

        司仪一本正经地开始宣读结婚词,雨薇别过头很是“认真”地听着,整个人却忍不住发起呆来,直到耳边传来一句虚浮的“我愿意”,她才反应过来,已经走到了这步,或者说,她从做出那个决定开始就已经没有退路了。心中有了计较,她面若桃花,笑容也越发的明媚,看得文勋风又是一阵火气。

        “我愿意?!?br />
        这是她的回答,但这并不意味她会放弃,陆北然,你永远永远都别想从我身边逃离辂。

        司仪扫了两个人一眼,微怔了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片刻,如开始一般,微笑着对着两个人说:“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br />
        文勋风厌恶地瞥了雨薇一眼,然后,转过身,笑得十分温柔,轻轻地掀起盖在雨薇头上的面纱,接着,伸手环住她的腰际,倾身覆上她的唇,来了个一个法式热吻。雨薇面颊微红,装得一副沉迷于其中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恶心得快要吐出来了。强压住胃中那一阵翻江倒海,舌头灵巧地与他勾缠了好一会儿,最终装作呼吸不畅,才终止了这个吻。

        然后,一群人簇拥了上去,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皆是笑脸盈盈地说着“恭喜”。

        直到周围的人都走空了,惜瞳缓缓地放下手中的杯子,靠在北然耳边与他甜甜蜜蜜地腻歪了几句,方才站起身,挽着北然的胳膊,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然后,在雨薇的注视下,慢悠悠地走到她的面前,放下环着北然的胳膊,拉过雨薇,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说:“雨薇,恭喜你?!彼底呕?,也不知是感动还是怎么的,她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溢出了眼眶。

        雨薇身子止不住僵硬了下,垂下头,面色低沉得难看,可是再抬起头的时候,她的眼睛也有些湿润,眼泪一直在她的眼眶中盘旋,她一直强忍着没有落下,声音微有些哽咽:“小瞳,谢谢你?!彼底呕?,不动声色地拉开惜瞳,径直望向她身后的北然,眸中不可抑制地闪过一抹痴迷,很快便清醒过来,微笑着极为礼貌地说:“然,也谢谢你?!?br />
        北然面无表情地,连瞧也没有瞧她一眼,只是在听到她的话的时候,微微点了下头便再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就好像是她不存在一般。

        雨薇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的难看,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熊熊的火焰,片刻,悄然敛去,努力地扯了扯嘴角,硬是挤出一个比哭的还要难看的笑容,假装温和的对着惜瞳说:“小瞳,然,你们来了这里,随意就好,我与风的长辈来了,我们先离开一下?!?br />
        文勋风脸色更为难看,眸中的厌恶也越发的明显,事实上,任谁看到自己的老婆不知廉耻地在自己的面前勾搭别的男人脸色都不会好看吧??墒?,他又偏偏不能当场发作,真是该死?;褂惺鲈?,十个月一过就立刻将这个女人赶出文家,这正是家族那些长辈们的要求,反正他需要的只不过是她腹中的孩子。

        顿了下,听到雨薇的话,顺着目光望过去,真的是家族的那些长辈们,文家上一任族长也就是文勋风的爷爷以及一些有威望的长老都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可是记得那些长辈们曾对他说不会出现在这场婚礼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心惊跳的,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隐隐有些不安。

        许是察觉到他的目光,文爷爷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面色有些不好看。

        那种不安的感觉也因为那一眼逐渐加剧,总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他紧抿着唇瓣,怔怔地望着,失了神。

        “风,我们快些吧,爷爷们该等急了?!?br />
        雨薇说完许久,都听不到任何回声,下意识地转过头,正巧见着文勋风呆呆的,仍旧不为所动,心中怒意更是翻腾。原本她倒是想要这群老家伙参加婚礼的,谁知道一个都不愿意来,没想到却是中途来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个时候显然很适合上前打好关系,可是这个蠢货居然听不到她其中的含义。

        她真的是气急,幸亏残存的理智让她没有当场爆发,毕竟大庭广众之下,该有的脸面还是要有的。

        余光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陈赫,见他抬起脚正准备往老家伙那边走,心里暗呼不好,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了,径直挽住身旁的文勋风,连拉带拽的拖着他快步向老家伙那么挪移,随着陈赫的速度加快,她这边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终于,在陈赫的前面一点点到达老家伙的面前,她不由得冷笑一声,余光还有意无意地抛出陈赫做出了挑衅的眼色。

        陈赫踏着的脚暗暗缩了回去,停在原地,察觉到她的目光,脸色变了变,顿了下,像是极力忍受什么一般,下意识地垂下头,舌头伸出来舔了一下唇瓣,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轻笑一声。好戏才刚刚开始!

        北然环住惜瞳的肩际,看着风风火火离开的两个人的背影,同样勾了勾唇角,偏过头,靠在惜瞳的耳边低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惜瞳侧抬起头定定地看了北然一会儿,嘴角的笑意更深,然后,转过头,目光再次落在雨薇一行人的身上,身子下意识地往北然的怀里拱了拱,直到寻了个适合看戏的舒服位置才眯着眼睛暗暗期待起来。

        她最清楚,为了这出戏,北然可是与陈赫策划折腾了好久,就连雨薇的婚礼会得到认可,能够成功举办,两个人也有很大的功劳。

        那边雨薇可不知道他们心中所想,此刻正一门心思地想要给那些老家伙地留下好的印象,要知道,将来如果选定继承人,这些老家伙的话可是至关重要,甚至很大意义上讲,是由这群老家伙直接决定文家的继承人。

        她微曲膝盖,犹如大家闺秀一般,做出一个很是淑女的见面礼仪,然后极为温婉地笑着对几位说:“爷爷,各位叔爷爷们好?!?br />
        几个老人斜睨了惜瞳一眼,冷哼一声,看也没再看她,径直越过她,在文勋风的身旁停了下,文勋风傻愣着连基本的礼节都忘了做了,文勋风的爷爷原本还有些私心想要再给他一次机会的,可看他这幅样子,忽然觉得再多的机会也是白费,沉沉地叹了口气,也没在说什么,从他身旁走过了。

        陈赫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快步走到几位老人面前,颇为恭敬地对着几位老人行了个礼,微笑着说:“各位叔爷爷们走了一路想来也累了,我刚刚已经找人在这酒店里准备了一间包厢,各位叔爷爷们可以去休息一下?!?br />
        那群老人停下步子,直直地望着他,目光皆是十分复杂。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偌大的文家,这一辈最出色的孩子居然是外姓,但总归,这孩子还有一半的血脉是文家的,也算是文家的人,过段时间正式帮他登记入册的时候让他改了姓便可。

        这么想着,他们的心里也好受了不少,为首的文勋风爷爷朝着他平静地说:“你跟我们一起过来吧,我们正好有点事情要说?!?br />
        “是?!?br />
        陈赫又是恭敬的鞠了个躬,应了声,然后,自觉地跟在几位老人身后,径直向里走去。

        第169章:雨薇身败名裂2(4000+)

        更新时间:2014-2-2 1:21:14 本章字数:4249

        在整个l城,文家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文家大少爷的婚礼,又怎么可能会没有记者在场呢?再则,雨薇为了能够牢牢套住文家这条线,可是煞费苦心,这场婚礼的记者有不少是她主动邀来的,只是她没有想到,这群记者会成为她的催命符。

        几位老人带着陈赫,后面跟着蔫了吧唧的文勋风,以及一脸恶意地望着陈赫的雨薇,径直走向先前举行仪式的那个台子前,文爷爷瞧了一眼尚未离开的司仪,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从他的手中拿起那个话筒,转过身。

        那个记者可都谓直觉敏锐,从那群老爷子们走过来就感觉有什么大消息可挖,一双眼睛晶亮晶亮的,二话没说就指挥着身后那些人开始拍照和摄影,心里还暗笑,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展开。

        那些个老人也是老于世故的主,自然明白记者们的想法,冷哼一声,倒也没有赶他们走,径直望向他们,文爷爷面无表情地对着话筒,声音很是严肃:“今天是我的孙子的大喜之日,在这个开心的日子里,我有一件事情要很郑重地向大家宣布。燧”

        文爷爷说到这里,也不知是有意吊胃口还是怎么的,稍稍停顿了下,那些个记者的寒毛都快竖起来了,他们可是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文家最近一段时间可是在为选择继承人而纷争不断,现在这群老爷子们忽然出现在婚礼现场,又这么一本正经,他们不禁猜测,他们选择的继承人是这个文家大少爷。

        事实上,下一秒,他们就发现自己猜错了,文爷爷扫视了一圈,将所有人的表情,尤其是文勋风的反应收入眼底,心里冷笑,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的选择。愣了一会儿,他毫不犹豫的说:“我宣布,文家的下一任继承人,由陈赫担任?!?br />
        他话音未落,全场一片哗然,除了早已看到结果的北然和陈赫,以及本着看好戏态度的惜瞳,整个婚礼现场顿时像是炸开了花,文勋风呆滞地望着那个说这话的老人,明明是自己最亲的爷爷,明明他们才是血缘至亲,为什么他到最后支持的居然是陈赫那个小杂种,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昶?

        那群记者很快便反应过来,嘴角的笑意正好表现他们此刻的好心情,这绝对是个大新闻,报道出来绝对会在他们的事业线里画上很大一笔,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们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疯狂地抢着对那群老人抛出问题。

        可是文爷爷却好像是没有听见一般,直直地望向站在记者身后不远处也有些震惊,却没有过激反应的陈赫,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陈赫,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文家的继承人,我问你,让你改姓文,你可愿意?”

        陈赫略微思量了下,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朝着老人们郑重地鞠了一躬,格外严肃的说:“各位叔爷爷们,文、赫、愿、意。一直以来,文赫都很感激各位叔爷爷们,叔叔们对我的照顾,要不是有你们,文赫不可能成长成才,文赫……”他说得掷地有声,似是句句肺腑,“文赫”正是说明了他的决心,这样既不会让人觉得他背德,又会给人有情有义的感觉,当然,这也需要一些人的配合,呵呵。

        “什么?这不可能,我不同意?!?br />
        一声尖锐而又高亢的声音忽然划破长空,打断了文赫的话,几乎在下一秒,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到了雨薇的身上,一时间,嘲讽的、恶意的、厌恶的目光全都侵袭而来,雨薇却好像没有感觉到,兀自不敢置信地望着那群老人,样子显得极为的激动。

        文爷爷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声音中的寒意仿佛能够将人冻结,“你不同意?你凭什么不同意,在文家,还没有你说话的份?!?br />
        雨薇怎么可能就此放弃,要知道,要是文勋风拿不到文家的继承权,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可全都白费了,那些恶心至极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不断冲击着她的大脑,身子轻颤,她的眸中闪过一抹怨毒,但很快地便被她敛去。她深吸一口气,强忍着稳住身形,快速地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一个录音文件,重重地说:“就凭是你们……亲口答应我的?!彼底?,她毫不犹豫地按下了那份录音。

        不多时,她的手机里传出了一段对话,听声音就可以辨别出来,这段对话的主角是雨薇以及……面前的这位老爷子,当然也包括其他的几位老人的附和。

        突如其来的峰回路转,不,或者说,是早有预谋地展开。

        对话的内容大致是雨薇先是以文爷爷得了老年痴呆症这件事情宣扬出去会影响文氏的发展作为威胁,随即又以自己怀了孕作为甜枣,终于换得这群老人们的答应,婚后只要她把度假村拿下来,文家的继承人就得由文勋风来当。许是雨薇从未想过会是在这种情况下暴露那段录音,因为整段录音都没有加以修饰,完全将她的赤、裸、裸以及恶毒展现得淋漓尽致,可到了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文氏一旦落到他们的手上,是非功过到最后在报纸上呈现出来肯定会大变样的,那些记者也不过是被权利被钱所纵的提线木偶。

        惜瞳顿时眼睛圆睁,惊愕地望着雨薇,尤其是她高举的手机,下意识地扯了扯北然的袖口。北然垂下头,将耳朵靠到她的嘴边。惜瞳回过神来,颇为担忧地问道:“然,这样下去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北然握住她的手,轻轻捏了捏,唇角微扬,轻笑一声,靠在她耳边低声说:“别担心,接下去看,好戏才刚刚开始?!?br />
        雨薇那番动作虽不是他们安排的,却也是在他们意料之中的。要知道,事情闹得越大对他们来说就越有利,那群老家伙都是以家族利益为重的,雨薇哪怕做得再怎么荒唐,他们也不会拿到台面上讲,毕竟这对家族的声誉有极大的影响。

        可如果是被雨薇激怒了,忍无可忍,那就另当别论了,要不然此刻的陈赫怎么会甘愿那么沉默地听着雨薇大放厥词。文勋风也从方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虽然对于一向在自己面前软言软语,实际背后恶毒无比的雨薇心里很是厌恶,但他也看得清此刻的处境,在以自己的利益为大优先的前提下,他自然是选择站在雨薇的这边。

        他很是惊讶地望着老爷子,不敢置信的说:“爷爷,没想到你得了老年痴呆症,这怎么可能?难怪你前些日子说要把文家传到我的手上,原来是这么回事?!彼纳粲行┻煅?,说着话,他跪在地上,一副孝子的模样,忏悔道:“爷爷,对不起,一直以来我让你费心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文家的事情我也一定会好好学习的,我……”

        “闭嘴?!?br />
        文老爷子真的是气到不行,喘着气,忍不住大吼了道。

        后排的几个老爷子纷纷簇拥到文老爷子身边,关切地说:“族长,你没事吧?”

        文老爷子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平稳住呼吸,目光凶狠地瞪向雨薇,又恼怒地瞪了文勋风一眼,紧皱着眉,对着雨薇说道:“不错,我是有老年痴呆症,不过目前处于初期,只要吃药就可以克制,这段时间我会好好培养小赫熟悉文氏的业务,文氏完全不用担心后面发展问题。另外,我是答应过你条件,但是前提是你怀了孩子?!?br />
        雨薇脸色顿时一白,怎么可能?他不可能知道的,那件事情我明明已经叫人处理好了,对,一定是他瞎说。心理暗示了好一会儿,她强装镇定,“你说什么,我明明怀了你们文家的骨,医生也开具了证明?!?br />
        “是啊,爷爷,这件事情你也很清楚的?!蔽难绾敛挥淘サ馗胶偷?。他的心中有非常不好的感觉,脸色有些难看,但是他已经作出了选择,哪怕是死局,他也必须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后排的一个老人走上前,讲一个文件袋递到文老爷子的手上,文老爷子愤怒地将那个文件袋砸到文勋风的头上,冷哼一声,“好一个我也很清楚,你好好看好,看看你的这个老婆是不是真的怀了孕?”

        文勋风从地上捡起文件袋,打开一看,脸色顿时铁青一片。

        雨薇立马从文勋风的手中抢过文件,仔细一看,里面将她所做的事记得清清楚楚,她整个人顿时瘫倒在地,脸更是如死灰一般,嘴里呢喃着:这不可能,不可能……

        就在这时,有两个警察走了过来,在雨薇面前晾了晾牌子,说:“戚雨薇小姐,我们怀疑你跟一宗谋杀案有关,请你现在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彼低?,瞧了痴痴傻傻的雨薇一眼,皱了皱眉,犹豫了下,伸手直接架着她出了婚礼现场。

        行至半路,雨薇的肚子里掉出棉布一样厚实的东西,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那个正是雨薇用来假怀孕的道具。

        文勋风看着那个物件,脸色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整个人像是发了疯一般,飞快地跑到雨薇的前面,正巧挡住了警察的去路,警察止住脚步,刚准备对他厉声询问的时候,文勋风却是更快一步的,扬起手掌,就用力地删了雨薇一巴掌,骂道:“贱货,看看你干的好事,居然敢骗我,骗爷爷,真是该死。我就知道,你这个一看见男人就往上贴的***货,肚子怎么可能怀上种?!?br />
        他骂得相当地难听,表面上是气愤她的欺骗,恨她威胁文老爷子,实际上却是在把所有的过多都往雨薇身上推。他并不笨,这个事情有多严重他心里很清楚,弄不好他就会被赶出文家,尽管文家家族是他的爷爷。做惯了二世祖,再去让他当贫民,他怎么可能愿意,他想得好,就算家主之位轮不上他,至少陈赫看在文老爷子的面上也不会亏待他。

        殊不知,他这么做,只会让大家更鄙弃他,文家更容不下他。

        不过,他的一巴掌倒是扇醒了雨薇,雨薇别开警察的手,鄙夷地瞧了他一眼,很是平静地说:“文勋风,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好东西啊,我怀不上孩子本就是因为你有弱症,可笑到最后还算到了我的头上,不过,你的好日子也走到头了?!彼底詈笠痪浠暗氖焙?,她忽然笑了。

        文勋风眼睛圆睁,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般。

        雨薇别过头,余光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惜瞳,眸中闪过一抹怨毒,嘴角挂起测测的笑,心中暗暗说:展惜瞳,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呵呵,等着我,我马上马上就会去找你!

        惜瞳被她这么一看,直觉得背脊一凉。

        按理来说,雨薇被警察抓住了,她应该没什么危险了,但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她相信自己的这种直觉。

        北然自然是瞧出了她的不对劲,顺势将她拥入怀中,轻轻地捏了捏她的手掌,很是关切地问道:“小瞳,你没事吧?”

        惜瞳摇了摇头,勾了勾唇角,展颜一笑,“我没事,戏已经看完了,收尾的事情我想陈赫会做好的,我们回家吧!”

        北然微微一笑,稍稍点了点头,十指想扣住惜瞳的手,两个人相携着趁着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悄然离开了婚礼现场,临走前,他还给陈赫使了个眼色,陈赫回以他一个感谢的眼神。

        第170章:慕擎天开始行动了

        更新时间:2014-2-3 1:34:34 本章字数:3244

        “慕擎天开始行动了?!?br />
        回家的路上,惜瞳看着刚收到的短信,眉眼微弯,嘴角情不自禁地扬起,转过头对北然说着话,语气之中是难以掩饰的喜悦。

        北然脸上没有半分的惊讶,勾了勾唇角,脸色也柔和了许多,目视着前方,手下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停顿,声音微沉却也听出了几分愉悦,“他拿到那份文件了?”虽是问句,但他说得肯定,要知道,慕擎天憋了这么久的恨,一旦让他发现可以用来报仇的地方,又岂会轻易放过。不过,他能忍耐这么久才动手,确实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是啊,刚刚监视他们的人传来消息,说慕擎天一拿到文件就马不停蹄地前往了警局?!毕判ζ奈ざ厮?,可是,又忽的想到了什么,眸中不自觉地闪过些许的担忧,整个人不自觉沉默了下来。

        北然似是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余光下意识地扫了她一眼,正巧触及她眼底的担忧,心知她在想些什么,当即柔声宽慰道:“别太担心,那里面我已经事先打点好了,不会有问题的,而且这也是一个机会,可以让爸妈和好。燧”

        “恩?!毕闱刻崞鹕窭?,微笑着应了声,事实上,她知道北然说得没有错,而且这也是他们之前商量的结果,可是,真的面对的时候,她又免不了担忧,毕竟那个人是她的爸爸,而那里是监狱。

        让爸爸进入监狱虽非她所愿,但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就像老爷子所说,哪怕是现在他们隐藏得再好,可一旦得逞了之后,就会很容易露出破绽,而这个破绽的暴露,于他们来说就是致命的一击。

        而,他们心准备了这么多,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出现昶!

        慕擎天,来自上一世的冤魂来向你索命了,所有的杀亲只恨,毁家之仇,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过往种种历历在目,上一世的那些悲痛她是想忘都无法忘记,思绪有些恍惚,良久,她沉沉地叹了口气,所有的事情也该有个了结了!

        想着,她转过头,托着腮望向窗外,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的杂质,可是,人心呢?

        北然看着她这样子,心里有些难受,却也没有打断她。

        他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不解决,始终会成为惜瞳心中的枷锁,害怕惶恐似附骨之疽,会日日夜夜侵袭而来,正如上一次老爷子所说,与其被动地等待敌人的攻击落到自己的身上,还不如主动出击,一击毙命!

        很明显,现在的擎天以及萧颖都已经进入了他们布的局之中,现在一切就等着他们自乱阵脚。

        ——

        展家

        惜瞳他们刚一走进家门,就见着老爷子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客厅的茶几上正煮着茶,苏若陪坐在他的身边,神色无异。

        老爷子见他们回来,当即招呼他们坐下,指着这茶壶,微笑着说:“快坐下,你们看这茶,到这一步,火候最佳,你们回来得也正是时候,尝尝这茶的味道怎样?”说着,执手将几个小的茶杯挨个放在他们面前,接着,拿起茶壶,为他们各自沏了一杯茶。

        北然与苏若没有丝毫的犹豫,端起茶杯仔细地品尝了起来。

        惜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也没有直接开口问,优雅拿起茶杯,那骨子茶香直直钻进了她的鼻腔,然后,她将茶杯搁置到嘴边,小小的品了一口,初时还有些苦味,可是越喝越觉得内里透着股甘甜,当真是回味无穷。

        老爷子看着惜瞳那陶醉的样子,轻笑一声,“小瞳,是不是尝出些什么了?”

        惜瞳点了点头,这会儿,她多少有些明白爷爷的想法了。

        虽然擎天他们落入了自己的局中,但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这结果会不会有什么改变,所以在此之前一定要学会忍耐,切记冲动行事。

        苏若并不知道他们其中的弯弯道道,缓缓放下茶杯,直直地望向他们,眸中透着些许的疑惑,随即甚为不解地张口问道:“小瞳,你们今天不是去参加小薇的婚礼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恩?”惜瞳怔愣了下,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爸爸向来把妈妈?;さ眉?,这么多人中,唯有妈妈不清楚雨薇的真实面目,直到此刻还认为她与雨薇是好朋友。微微思量了下,她扯了扯嘴角,微笑着说:“没什么,就是中途出了点事情?!?br />
        “哦?!?br />
        苏若听她这么说,却也没有多问,毕竟她不是那种好管是非的人。

        惜瞳见她不欲多问的样子,暗暗松了口气,这样也好,省得她多做解释,等一切到了最终结局的时候,妈妈都会明白的。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她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打破这屋子的宁静。她迅速地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整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居然是雨薇。犹豫了下,她匆匆站起身,跟老爷子以及苏若说了声,便三步并成两步,一路小跑上了阳台。

        她接通电、话,就见着北然也拿着手机上了阳台,原来,她刚离开没多久,北然的电、话响了起来。惜瞳不敢置信地望向北然,北然冲着她微微点了点头,惜瞳当即愣住了,心中更是升腾起一种极为不好的感觉。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传来了雨薇那甚为熟悉的声音,那娇滴滴的声音带着威胁的话语当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展惜瞳,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局是你弄的,是不是很意外我为什么可以这么快就给你打电、话?很不幸,我是无辜的,已经被警方当场释放了,呵呵,但,也许你并没有那么好运,我会亲口让你品尝痛不欲生的滋味的?!彼低?,不等惜瞳反应,她就立即挂断了电、话。

        她呆呆的望向前方,恍然失了神。

        不多时,北然也挂上了电、话,眉头紧皱,脸色有些难看,他果然是太过焦急了,居然忘记了有的时候最好是一击毙命。

        这通电、话是由陈赫打过来的,据他的消息,在雨薇去警局的途中,警方收到消息,有人主动前去自首了,雨薇被当场释放,释放后她并没有回文家,也没有回戚家,整个人不知所踪,要知道,在所有的人之中,她最痛恨的并不是文家或者文勋风,而是惜瞳,一旦被她逮到机会,那就麻烦了。该死的,不行,一定要尽快把雨薇找出来!

        惜瞳回过神来,微抬眉眼,看着他暗暗咬牙的样子,心里便猜出两个大概,却还是似是而非地询问道:“你也收到消息了?”

        北然转过头,回视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说起话来颇为郑重其事,还隐隐透着一股难以压抑的担忧,“刚才陈赫跟我说了,这下恐怕麻烦了。按照雨薇那扭曲的个,很有可能会把所有的恨全都算在你的头上的,我怕……”

        “不用可能了?!毕挥傻每嘈ζ鹄?,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很是无奈地说:“是的确,刚刚我的那通电、话是她打来的,她说会让我后悔的。雨薇现在完全是疯了,看来,我接下来的日子会比较难过了?!?br />
        “什么?”北然大惊,用力地抓住她的肩膀,样子很是激动,眸中充斥着血色,眼底弥漫着浓浓的害怕与担忧。要知道,这个时候的雨薇才是最恐怖的,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了,也什么都不在乎了,一旦她选择惜瞳为目标,一定会不择手段,玉石俱焚的。

        惜瞳吃痛地低呼了一声,北然慌忙放下手。

        她嘴角勾勾,露出淡淡的微笑,然后,很是温柔地一把抱住他,用十分坚定的声音说道:“然,我信你,有你在,我一定会没事的?!?br />
        大抵是她的安慰起了作用,北然也逐渐冷静下来,当务之急是找到雨薇的下落。坦白说,他并不想得到陆霆的帮忙,可现在关系到惜瞳的安慰,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想着,拿着手机给打给陆霆打了个电、话。然后,又给军方打了一个,还有他的合伙人,总之是把他能用上的关系都给用上了。

        直到所有的电、话那头都传来肯定的回答,他才稍稍地安心下来。

        当他挂上最后一个电、话,正准备与惜瞳说些什么的时候,苏若忽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眸中满是焦急,声音微有些颤抖,“瞳瞳,小然,不好了,天他,你们的爸爸他,刚刚公司打来电、话,说他被警方抓了?!?br />
        惜瞳与北然相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上前几步,一左一右扶着明显慌了神的苏若。

        第171章:我希望你可以帮我

        更新时间:2014-2-4 2:09:54 本章字数:3193

        去警局的结果,一如他们所料,失败而归。

        那份文件,是展氏与陆氏的合作文件,当然其里面还有一份秘密文件,那就是帮着黑社会洗黑钱的文件,因为其上盖的是展天的私章,但不管是真是假,他都被警方收押了。

        当然,同时被收押的还有陆氏的陆霆。

        陆霆心里自然是明白那份文件是假的,因而在住进警局的时候,他并不十分担心,不出几日他便可以安然无恙的放出去,而且,就算无法证明那份文件是假的,也自会有人为他顶罪。在他看来,这坐牢就跟闲来无事玩玩一般。

        当然,他的这种心理也正也是当初设计时北然所考虑的以及利用的,因为陆霆暂时被收押,黑洞的运转、陆氏的运转目前都落到了北然的手中,他虽不说是明目张胆地获取自己想要的犯罪证据,至少可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得套取自己想要的信息熹。

        而,这也是他与国家的谈判的最大筹码,他可以为他们去搜集证据,但是前提就是?;ふ辜宜腥说陌踩?。

        安然无恙地将惜瞳以及苏若送回展家,便匆匆忙忙地告辞了。毕竟这个计划看似很完美,但其所能给争取的时间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多。

        惜瞳也明白他的忙碌,倒也没有横加阻止,只是关切地嘱咐了他一句“小心”,就放他离开了。站在窗前,望着北然离去的背影,她在心中默默祈祷良久,然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转过头,就见着仍旧一脸恍惚地苏若,心里也有些不忍,可,那件事情进展到这一步却绝对是不能说出来的选。

        沉沉地叹了口气,她努力地扯了扯嘴角,微笑着宽慰道:“恩,好,妈,你也别太担心,我相信爸爸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有事的?!?br />
        苏若有些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脸上的担忧却没有丝毫的减少,就这样过了好一阵,她忽然提起了神过来,直直地望向她,很是认真地问道:“小瞳,我说准备一些饭菜给你爸送过去,好不好?”

        “当然好了?!毕敛挥淘サ鼗卮鸬?。

        得到了女儿的肯定,苏若整个人又像是恢复过来了,嘴角也多了一丝笑意,当下再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进了厨房??茨茄?,是准备好好做一顿大餐给爸爸吃,看着厨房里那忙碌的背影,惜瞳总算是松了口气。

        看来,她暂时不用担心了,现在可以安心去处理展氏的事情了。

        仔细地嘱咐一遍管家以及家里的佣人,以及?;ぢ杪璧娜?,定时跟她汇报妈妈的情况后,确认没什么问题后,她跟妈妈说了声,便也匆匆离开了展家。

        ——

        按照他们的计划,连日来的各种事情以及打击,加之现在的展天被抓,展氏股市重创,老爷子即便在怎么想要力挽狂澜,也毕竟是已经老了,终于在展氏的重要会议中扛不住晕倒过去,当场被送进了医院的手术室。

        当她赶到医院的时候,毫不惊讶地见着擎天坐在老爷子的床头装乖孙子,老爷子挂着水,脸色苍白,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看起来好似病的不轻,在这个时候,她不得不感慨,爷爷演戏的功力可比她强多了。

        她沉着脸,看着一脸担忧的擎天,冷冷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欢迎你,你快点滚?!毖源窍嗟钡丶ち?,可能是觉得是因为擎天的出现才会导致这一切的发生,因而对他特别的讨厌。

        擎天却好似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兀自垂下头看着床上的老爷子,眉宇之间尽是忧色,声音微颤,“我是来看爷爷的,虽然他并不承认我,但是在我的心中,他就是我的爷爷,他病了,我又怎么可能不担心呢?”他那刻意压低声音,说得十分的真挚,好似句句肺腑,听着就会让人不自觉地相信。

        果然,如他所料,惜瞳的脸色有了一些缓和,虽然并没有表示些什么,但至少比先前的冷言冷语好了太多了,而且,并没有再次赶他走。

        擎天在惜瞳看不到的地方唇角微扬,老头这次病倒真的是就连老天都在帮他。要知道,人在脆弱的时候最容易去相信一个人,哪怕惜瞳之前再厌恶他也好,只要在这个时候他多加把油,就绝对有机会扳回劣势。到时候,就算是老头恢复了,他也奈何不了他。

        惜瞳又岂会猜不出来他的心中在想些什么,只是面上丝毫不显,一步一步走到老爷子的床前,握着他的手,样子很是担忧,泪珠在她的眼眶里四处乱转,声音微有些哽咽,轻唤着:“爷爷……”

        大抵是听到了她的呼唤,老爷子缓缓睁开双眼,很是慈爱的看着她,声音有些干涩,“瞳瞳,爷爷没事,医生说爷爷只是需要休息,别担心?!?br />
        惜瞳顿了下,甚为认真地点了点头。

        老爷子微笑着,颇为严肃地接着说:“你爸爸现在在警局,我又不得不呆在医院,你现在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展氏就交给你了?!彼饣暗故强桃夂雎缘袅艘慌缘那嫣?,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擎天听到他的话,眸色微沉,心中更加坚定了要在最短的时间将展氏收归所有,到时候,看着老头恢复过来之后,还拿什么说话,哼。

        “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将展氏经营下去的?!毕奔醇岫ǖ爻信档?。

        老爷子听了,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那你快点去吧,这个时候,展氏离不得人,我这边你完全不用担心,会有人照顾好我的?!?br />
        惜瞳迟疑了下,瞧见老爷子眼中的期待,方才颇为不情愿地应了声:“我知道了?!?br />
        说完,在老爷子三催四催中,才慢腾腾地出了病房。

        在出病房的时候,她给站在一旁,样子很是尴尬的擎天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着出来,擎天会意,点了点头,温声跟老爷子道了声别,也随之出了病房。

        惜瞳站在门外,见着擎天出来,面上依旧是冷冷的,像是讨厌他讨厌得不得了,但说话的语气却无意识地软了下来,“哼,既然你承认自己是展家人,就别指望可以逃脱,展氏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很好,而我在管理公司上面并没有什么经验,为了爸爸,为了爷爷,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彼档胶竺?,她的语气之中不自觉带着些恳求。擎天心中大喜,面上却是丝毫不显,抚着下颚,略微沉吟了片刻,方才下定决心一般,认真地点了点头,说:“好,我答应你?!彼嫡饣?,他脸上还刻意摆出一些为难之色,好似想到了什么,有些迟疑。

        惜瞳的面色不禁柔和许多,抬眼看着他,眼底也不自觉闪过一抹感激,顿了顿,然后说:“谢谢你,真的是太谢谢你?!彼底呕?,稍稍愣了下,真切地朝他鞠了一躬,继续说道:“我为我过去对你所做的一切向你道歉,感谢你在展家最危难的时候,不计前嫌选择帮助我?!?br />
        她嘴上说得动听,其实,心里恶心得快吐了,事实上,能这样无中生有,颠倒黑白也是需要一些功力的,尤其是帮着洗白的这个人还是自己前世今生最恨的人。

        “我身上流着展家的血脉,我这么做是应该的,而且你也不需要道歉,你会那样也是人之常情,换做是我,我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鼻嫣煳⑿ψ乓×艘⊥?,说出一番安慰的话,丝毫不觉得脸红,好像他真的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

        惜瞳身子一僵,嘴角不自觉抽了一下,她发现自己真的是低估了擎天的厚脸皮。暗暗扯了扯衣角,怔愣了下,深吸一口气,整个人就像是想开了一般,勾了勾唇角,展颜一笑,当即用力地点了点头,应了声:“恩?!?br />
        擎天被她的笑迷了眼,一阵晃神,心里渐渐滋生出些许的喜悦,自从他进入这展家,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的笑容,更别提是这般真心的笑容??墒窍苍霉?,他的心又开始抽抽地疼,他知道,一旦他利用她的信任拿下了展氏,这样的笑将不再属于他,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也会再次被打破,而她能给她的只有恨。

        “发什么呆呢?我们快点回公司吧?!?br />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传来惜瞳的声音,他怔怔地回过神,就见着惜瞳站在前方冲他招手,一阵微风拂过,吹动她的秀发,画面仿佛在这一刻格,格外美好。良久,他才从这样的画面中抽离,笑着痛心着应了声:“好?!?br />
        第172章:算计别人终被算计

        更新时间:2014-2-5 2:37:23 本章字数:3210

        擎天成功地进入了公司,职务是惜瞳的特别行政助理,惜瞳不在的时候代行总经理职责。当然,在客观条件的允许下,她的一天只留下一部分的时间给公司,其余的时间用来安抚苏若以及看望老爷子。然后,由擎天整理出其中必须由总经理签字的特别紧急的文件,待惜瞳回来,交由她签名同意。

        “好,会议到这里结束,希望各位经理能够认真地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br />
        惜瞳很是严肃地说完这个宣布就职的会议的总结陈词,然后,漠然地扫了一眼下排有些浮动的经理,面色一沉,声音之中透着冷冽。说完,她瞧也没有再瞧他们一眼,径直出了会议室,擎天垂下头,勾了勾唇角,随之出了会议室。

        回到总经理室,惜瞳接到了苏若的电、话,说是做完了午饭想让她陪着一起去警局,惜瞳当然是想也没想便答应了,公司的事情当然是毫无疑问地落到了擎天的手上,在得到擎天的肯定的回答后,她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擎天站在总经理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望着惜瞳逐渐消失在视野里的背影,温和的表情渐渐起了变化,漆黑的眸中满溢着难以排解的痛苦与执着,良久,他深吸一口气,眼中的恨意逐渐燃烧,慢慢坚定起来,然后,他转过身,坐在总经理的位置上,看着面前这一大摞的文件,顿了下,开始认真地处理起来熹。

        惜瞳在上车之后,拿起搁置在后座的笔记本电脑,电脑里接受了她走后擎天的动作,她看着,嘴角也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暗暗心想:慕擎天,你已经走进了我的局,看你如何挣脱?接着,她阖上电脑,拿出手机给北然打了个电、话,“然,事情进展顺利?!?br />
        “恩?!北比黄骄驳赜α松?,虽然只回答了一个字,即便是隔着手机,她还是能够感觉到他语气之中的温柔。

        惜瞳嘴角的笑意越发浓郁,心里暖暖的,与他说了几句甜蜜的话之后,方才恋恋不舍地挂断了电、话靴。

        挂上惜瞳的电、话,摩挲着手机见面山惜瞳的照片,北然的眼中也情不自禁地弥漫着淡淡的笑意。好半响,他的目光逐渐坚定起来,转眼淡漠地望向窗外那一群仍旧在训练的人,心下一冷,那些孩子就好像当年的那个他一样,满身伤痕,大抵是来的时间还比较短,眼中的光亮尚未消失,不过,也快了。

        他的行动,也该是加快速度了。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不是惜瞳,而是云双的短信,云双只是简单地说了句邀请他晚上去绯夜,并没有说明意图。

        他抚着下颚,思量了片刻,心里一冷,但愿那一切只是他的猜测。

        不过,任何可能引起麻烦的人他都会注意,而萧云双不巧就是其中之一。萧云双对他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在意,可是上一次,她对惜瞳的妒忌就不得不引起他的警惕了,是该到了解决的时候了。

        想着,他回了她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就只有一个字:好。

        处理完这一切,他面无表情扫了眼守在门口的两个男人,冷声命令道:“你们两个现在带我去刑讯室?!?br />
        “是?!绷礁瞿腥艘炜谕赜α讼吕?。

        ——

        下晚,太阳的余晖照耀着整片大地。

        绯夜像是个妖一般,永远都站在那里,魅惑着过往的行人。

        北然如约赶到他的那间固定包厢,说是固定包厢,其实他只有有事的时候才会来,其他的大部分时候只是为了给云双一个方便之所,也为了坐实陆家大少为了云双一掷千金的传闻,以便日后的行事。

        云双并没有如往常打扮得那么的妖媚,相反的,难得地穿上了一袭亮眼的长裙,恰到好处地露出半个大半个肩膀,白净的皮肤在不甚明亮的灯光的照耀下,反倒有一种特别的美,勾得人挪不开视线。

        北然却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三两步走到包厢里的沙发上坐下,很是平静地望着她,淡淡地吐了一句:“什么事?”

        云双呼吸一滞,脸色有些不好看,虽然她知道以北然的个,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地就受到勾、引的??墒?,他的目光,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就是她很没有吸引力,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忍受的。想着,忍不住磨了磨牙,心中冷哼,既然她花了这么长的时间都只是换来你的冷漠,那么她也不会再继续这无休止的等待。

        先得到你的人,再慢慢“啃”了你的心!

        这是她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或许,她应该感谢那个给她送来特制春药的人,尽管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面色不变,心中转了好几个念头,好一会儿,她的嘴角荡漾起一抹媚笑,如往常一般攀附到他的身上,不多时,空气中响起那酥到骨头里的声音,“陆大少,人家想你了才会叫你来的???”说着话,她在他的颈项轻轻吹起气,手如无骨一般在他的口化起圈圈,似有若无地开始撩拨他的神经。

        北然淡漠地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也不动作,像个木头一般任由她施为,可是身下那处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隔了好一会儿,直到云双也觉得无趣,重新回到沙发上,他方才冷笑一声,“我说过,除了小瞳,我对任何人都不会起反应的,也包括你?!?br />
        云双脸色变了变,很快便恢复过来,扯了扯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面上露出少许熟稔,相当优雅地说:“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不必当真,我这次叫你过来,是上面让我问你陆家的罪证收集得怎样了?”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跟往常谈论工作的时候一样,一边说着话,还一边从酒瓶里到了一杯酒给北然递了过去。

        北然依旧是面无表情,心中的冷意仿佛能够将人整个冻结,即便云双再怎么掩饰,也无法做到毫无破绽,而她的眼睛就是最大的破绽。轻笑一声,伸手接过那杯酒,没有直接喝下去,试探地放回到桌上,开始说道:“我还在收集,等处理完了,我会跟你们联系的,告诉他们不用着急?!?br />
        云双漫不经心的听着北然的话,一双眼睛有意无意的飘向桌上的那杯酒,心里暗急,真的是恨不得要把那穿才肯罢休。她这番动作,更加肯定了北然心中的猜测,若是说以往的合作还存留着些许的情分,在这一刻全部都没了,或者说,从她开始打算算计他,甚至是小瞳的时候已经全部给泯灭了。不过,既然敢算计到他的头上,就应该给她一些教训。

        这么想着,他的脸上一抹温和的笑容,一瞬间便迷了云双的眼,云双望着他怔怔地失了神,她花了那么多年才换得的微笑,可是,却在展惜瞳出现后,轻易崩塌,她又怎么可能不嫉妒,不恨。

        暗暗握紧拳头,又缓缓松开,纤细的手再次拿起桌上的酒杯,递到北然的面前,故作生气地娇憨道:“你总是这样,念在我们合作这么久,陪我喝一杯吧?!?br />
        北然淡淡地瞧了她许久,直把她瞧得全身发麻,这才接过她手上的酒杯,颇为优雅地晃动一下,依旧没有直接喝下去,反倒是在她的殷勤的目光下放下了酒杯,然后微微皱眉,对着她说:“我答应过小瞳出来不喝酒的?!?br />
        云双听完,差点郁卒,她可是知道,北然几乎将惜瞳的话奉为圣旨,这会儿本不可能因为她而违背,暗暗磨了磨牙片刻,她忽然笑了,“那陪我喝杯果汁总可以吧?”她下药的地方可不是在酒里,而是整个酒杯,只要能让北然的嘴碰到这酒杯就行了。

        北然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虽然她并没有准备果汁,但所幸这包厢的冰箱里有,并不需要出去,沉沉地叹了口气,她转身走向那个冰箱,北然则在这个时候将两杯红酒掉了包。

        结果,自然是北然喝下了几大杯果汁,身体依旧没有起反应,直到她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才惊觉,可是,一切都晚了。北然见差不多了,缓缓站起身,冷冷地望着她,说:“在算计别人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会有被算计的那一天?!彼低?,转身离开了包厢。

        她顿时气急,想要追出去,可是整个身子已经软了。

        出了包厢,北然给萧云初打了个电、话,简单说明了一下这边的情况,便挂断了电、话,至于后面还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第173章:展惜瞳,你终于来了?。ㄓ贽钡南侣洌?br />
        更新时间:2014-2-6 1:01:34 本章字数:3193

        两日后

        市第一医院,vip病房

        老爷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脑,专注地听着那里传来的对话,声音有些嘈杂但仔细听还是可以分辨得清楚,没多听一句,他的脸就又黑一分,直到听完所有的对话,他的脸一句黑成了锅底,眸中更是蓄满了怒意,透着浓重的悲伤与愤慨。

        良久,关掉那段对话,转眼望向身边脸色同样难看的惜瞳,说:“小瞳,对于公司,他有什么动作吗?”

        惜瞳此刻的心情闷堵得难受,这两日,她一直在监视着他们,可是两个人的嘴严得很,直到她无意间提到爷爷的病情有好转,并且利用人把萧颖骗进总经理室,同时,暗中摆出甜蜜的姿态,才使得萧颖一时妒忌说漏了嘴。到了后来,擎天越是阻止,萧颖反而透露得越多,没头没脑地几乎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熹。

        包括,帮助雨薇解决那个拍照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 【北京永达庆玲车型报价】北京永达庆玲综合店车型价格 2019-10-15
  • 广州将首次曝光问题培训机构 2019-10-15
  • 提高合作水平 促进双赢发展 2019-10-12
  • 素靥青衣幽呈坎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2
  • 人民日报80后评论员为大学生讲改革40年 2019-10-10
  • 一张图告诉你:冬季取暖设备别“惹火” 注意这些安全隐患 2019-09-28
  • 【探秘】老子《道德经》的惊天学问源于何处? 2019-09-28
  • WeGame夏日大促开启:历史低价限时秒杀 折扣全攻略 2019-09-14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法国前政要:中国已成为促进世界和平的中坚力量 2019-09-14
  • 向“份子钱”开刀 广州的士再改革 2019-09-09
  • 【高清组图】新疆伊犁河谷万亩薰衣草争艳醉游人 2019-09-09
  •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连载四) 2019-08-29
  • 【15-20万】最新汽车报价 2019-08-29
  • 脸每天都洗,但你真的洗对了吗 2019-08-29
  • 喜过端午:纽约华侨华人包粽子诵《离骚》赛龙舟 2019-08-27
  • 国际新世纪娱乐 中国体彩网充值 福建15选5历史数据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 安徽快3走势图500期 福利彩票快乐十分 广东福彩快乐十分势图 博众彩票平台怎么样 排列6码组三遗漏 福建快3今天推荐号 彩票双色球藏机图121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2018年彩票销售员一个月多少工资 今日河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时时彩二星稳赚不赔